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湘北老方工作室

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年轻时未读博,现在常常读“博”的人,一个从事别人认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的人,一个囊中羞涩,精神却不空虚的人,一个不想安于现状却无力改变现实的人,一个与同龄同行相比,非常知足的人,一个衷心地希望能通过网络结交天下有共同语言的知心朋友的人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教育改善从阅读开始  

2015-05-27 20:17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教育者周卓民《教育改善从阅读开始》

渔城山翁【周末读报】教育改善从阅读开始

 

信息主题:阅读  全民阅读 校长阅读  教师阅读 书香校园

信息网址:http://blog.ifeng.com/article/34470299.html

信息标题:阅读让学校管理者更理解教育

信息作者:凌宗伟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教育改善从阅读开始 - 教育者周卓民 - 教育者周卓民       

       【渔城山翁按】凌宗伟,男,1958年2月生,中学语文特级教师、中学高级教师。现为江苏省通州市二甲中学党总支书记、校长。全国农村中学语文教改研究会会员、江苏省教育学会会员、南通市中语会理事、通州市教育学会理事,南通市首批骨干教师、南通市学科带头人,南通市新世纪科学技术带头人培养对象、江苏省首批优秀中考指导教师、通州市专业技术拔尖人才。先后三次获记“三等功”。崇尚“遇物则诲,相机而教”的语文教学观,形成了“大气磅礴,细处摄神”的教学风格。

 

    当下,越来越多的人在谈论教育时,开始从“阅读”的维度进行审视和评价,应该说,在如此讲究“考核”、计较“高效”的今天,能有人这样“务虚”的事,真是让人颇感欣慰。作为教育人,尤其是教育管理者,当我们想慢慢地还原教育,试图摆脱短视的逐利和浅薄的虚妄时,可能更多依靠的,还是阅读。
     教育的改善从阅读开始

    回望我们的学校教育,一个可悲的现实恐怕就是一个本应该是读书所在的学校,我们这从事教育事业的人群居然很少读书,或者说只读三种书:教材、教参、试卷集,试卷集还一定要读有答案的。这样的状况,带来的就是教师跟学生的差别就在于一个手里有答案,一个手里没答案。即便如此,我们也很少有人会意识到,我们手里控制的那些所谓答案,也是东拼西凑的,只不过编写者给了它一个美名叫“标准答案”。

    一个缺乏阅读的的人,失去的将是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,比如想象力,比如自信心、意志力和判断力。也许一个不读书的人,他的生命看似和读书人无二,而实际上他生命中被严重削弱的厚度和宽度,已经大大限制了他将来的高度。

    所以我认为,每一个具有使命感的教育人,对阅读价值的理性判断,将是一切的改善开始的。
      校长首先应该是个读书人

    对学生来说,他的可塑性来自于教师,教师的可塑性的又来自于校长。所以,我们始终认为,要想使阅读对教育产生正向的推动作用,校长的责任是第一位的,因此校长必须是个真正的读书人。

    在今天因人人讲“唯物”,讲“名利”,讲“实际”而“道德滑坡”、“精神贫瘠”的背景中,我们的职业使命要求我们必须做一个爱读书的人,以帮助教师和学生从世相的纷争中葆有一方净土;另一方面,变换的生活也要求我们必须做一个爱读书的人,杜威说“教育即生活”,生活的广袤、深邃、精彩、多元、万化,离开了读书,怎么去觉知呢?阅读是生活的基石,也是和世界接轨的方式。罗曼?罗兰说:“要散布阳光到他人心里,首先自己心里要充满阳光”。先有校长读书,而后有教师读书;先有教师读书,而后有学生读书;先有爱读书之学校,而后又爱读书之社会。我虽不大赞成“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”的说法,但一个爱读书的校长能造就一所书香学校,是确信无疑的。在校园读书活动中,校长决不仅仅是一个反应者、支持者、参与者,更应该是一个发动者、促进者。

    用湖南师大原校长张楚廷先生的话来说,担任了行政工作的校长对于读书之风盛开也具有更大的责任。一位好校长应当可以称为读书的校长。校长无论有多少事务,学校的读书也是头等事务。会教书,首先应是会读书的人,会领导教书人的人,更是懂得读书意义的人。

    我们不妨回望一下那些在历史上留下美名,被我们所推崇的那些校长,哪一个不是懂得读书意义的人,哪一个不是带头读书的人?

     就时下的教育现状和问题来说,光凭直觉的反对与批判是没有用的,我们还是要从学理上对固化的教学模式进行分析。要从学理上来剖析,可是要有真功夫的,那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,而是日久年深的积累。

    我们做校长的也许不清楚,在教师眼里,你就是校长,也是某种意义上的“压迫者”。你要改变这“压迫者”的形象,你就得多读一点书,使自己变得丰富一点,有一点学养,儒雅一点,像一个读书人。这样,我们与教师学生相处起来才可能温和一点、亲切一些。更重要的是,当我们在于教师的共同阅读中,就有可能在某些方面达成某种“共识”,进而减少许多不必要的摩擦。

    从教育管理者的角度说,阅读,作为一种决策的底气和改革的动力,让每一个富有责任心的校长都奉为圭臬。在通常情况下,我们分析和解决问题时,常常因个人经验所限,无法得到全局性的资料和信息,多从局部出发,发现问题(乃至误判问题),提出猜想、设计方案、实践探究、形成结论、验证猜想。这种狭隘的视域和结论,给教育带来的负面作用有时候并不比正面低,我们甚至还要走很长的弯路才能一朝梦醒,幡然醒悟。

    用阅读引领教师专业成长

    我们做校长都希望自己手上有一批优秀的教师,但是我们要明白优秀的教师不是凭空来的。如何源源不断地为学校培养好教师,也一直是我在不断尝试的地方。比如,我们可以跟教师一起读书的,借此,我们不仅可以一起来理解教育,还可以使自己的专业认识和专业技能得到提升。起初的时候,我们是给所有的教师发书,有人会问,你发了书他们不看怎么办?我的想法是,你发一本他不看,发两本,他还不看,发三本了,也许他会随手“翻一下”,而哪怕这“翻一下”,也就有希望。

    这一点,常熟石梅小学的做法也许值得我们借鉴。和许多学校一样,为了造就一支高素质的教师队伍,他们选择了通过组建“读书会”来改变教师的教育理念,进而改变他们的教育行为的方式。他们的做法是:

    先是好书推荐。学校坚持每月进行好书推荐,在老师每天必去的食堂一角做了一个小书吧,里边放上推荐的书目和其它书目杂志,让老师可以随时借阅。同时他们也面向学生和家长进行推荐,还邀请家长走进课堂推荐交流。阅读的经纬不断交织,不断扩散。

    接着是倡导写读书笔记。在石梅的管理者看来写作是另一种阅读。石梅的老师都有博客,都有随时记录的习惯。一本本书读过,一篇篇笔记也便成形。大家相互分享、评点,博客成了阅读的另一方空间。有时,笔记也会贴到“书吧”的留言板上,成为接下来好书推荐的内容。如此循环,阅读与写作的荣耀感与幸福感自然滋生。

    另一个路径是编撰集刊。《老石梅的故事》、校刊《石梅苑》、校报《同心桥》以及教师个人文丛等孕育而出。其中,作为“书写石梅文化载体”的《石梅苑》如今已出了22期。刊物装帧精美,内容丰富,颇有质感,获得较多赞誉,曾在全国校刊联展中获奖,也受到专业刊物《教师月刊》《江苏教育研究》等的认可,常有文章被选去发表。

    石梅小学就是这样从阅读到写作到编辑,从教师到学生到家长,从历史深处走来,又不断地进入历史,成为历史。

    他们学校去年刚调进的一位英语老师在她的博客中这样写道:参加工作以后,读书的心思淡了好多,工作的压力、生活的烦恼、各种各样的理由使我逐渐远离了书。进入石梅以后,最大的发现就是这里有很多人在读书:学生在读书,老师在读书,许多家长居然也在读书!美丽的校园到处弥漫着隐隐的书香......

    在阅读中找准管理的方向

    通过阅读,来完成学校管理的一次飞跃这是许多优秀教育管理者的共同特征。

    程红兵先生担任上海建平中学的校长时,在课堂上倡导“每月一书”,推荐学生读房龙的《人类的故事》、《宽容》、茨葳格的《人类的群星闪耀时》,还有《歌德谈话录》、《别闹了,费曼先生》、《论语》等等。在他看来,阅读的过程,也是让课堂获得生命的过程,很多学生身上有了诸多思想和教育资源,他们开始懂事了,课堂也在每日的精进中成为了学校最骄傲的品牌。程红兵校长在阅读中且行且思,从校园应该成为怎样的校园,校长应该如何当,教师的课应该如何上,考试应该怎样考,以及如何培养学者型教师,如何使教师在文化修养中提升自己,濡染学生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思考和探索,慢慢地提炼出了具有建平中学特点、有具备程红兵校长个性特质的卓越管理智慧。

    上海市虹口区教育局局长常生龙先生在他的《阅读,使管理者更理解教育》①一文中这样写道:“在十多年的教育管理工作中,我有一个非常深刻的体会,每当自己在工作上遇到难题、百思不得其解、百般实践不得入其门的时候,阅读总能让自己豁然开朗,书籍总能为自己点亮一盏灯,照亮前行的方向。阅读让我在厘清教育职责、注重顶层设计、明晰实践路径三个方面获益匪浅。”“佐藤学在《静悄悄的革命》一书中告诉我们,要改变一所学校的面貌,需要从学校内部的变革开始,并且大约需要3年的时间。在这3年中,有3件事情很重要:一是要让每一个教师都能够打开教室的门,让所有的教师都能开设公开课,在学校里建立起教师相互之间公开授课的校内教研体制,每人都心甘情愿地接受公开评论,让每位老师也自觉地产生‘下次公开课我来上’的愿望。二是在学校机构和组织的简化上做文章,给教师省出足够多的时间,用于教学研究工作。三是举办专题展示活动,既展示教师研究的成果,又促进教师教学再上新台阶。前些年,我在一所高中担任校长期间,就是按照这样的思路来管理学校的。不过两年的时间,学校的面貌就发生了很大变化,教育质量有了长足进步。”

    与程校长、常局长的不同是,我在阅读中思考的是,学校管理思考如何将“形而上”与“形而下”有机对接。我更注重的是细小的变革:

    第一,“每天一教育小故事”。我每天会通过阅读,选定一个有教育意义的故事交由班主任,再请他利用晨会、班会等时间在班上集体宣读和讨论,让学生谈感受,说理解。很多班级在后来的实践中,开始了自己阅读、自己选故事,所谓的“规定”到了后期化为了“自觉”。

    第二,“请进来,走出去”。前者指请许多名师、学者来校讲课,包括举行大型的学校文化论坛或管理沙龙,一来二去,教师们经历多了,就知道“一日不读书,尘生其中;两日不读书,言语乏味;三日不读书,面目可憎”的道理。后者是派教师、管理者外出学习、交流。当世面见多了,他们自然就摆脱了井底之蛙的浅薄和虚妄,知道了读书的厉害和益处。

    第三,共同体建设。在推行读书(或者叫“内化读书”)的过程中,以“小团体来带动大集体”始终是我的战略定位。我们成立了“张文质之友读书会”“‘今天第二’读书会”等团体,规定了活动的结构、流程、形式、考评等机制。在我的学校管理中凡与“读书”相关的行为,比如读书笔记、个人博客、交流会等,都得到鼓励和认可。

…………

    类似的这样的细小的变革,使得我们在一定意义上推动了教师的“文化自觉”,渐渐找到了一条切合学校实际的办学路径。

   让书香推动学校文化建设

   读书,说到底是一种学校文化建设,我对于此,提出了“文化自觉”的理想。即学校文化的自我觉醒,自我反思,自我创建。这三者表现在教师身上,就是自觉地树立为师信仰,自觉地完成学校任务,自觉地履行学校公约,自觉地成为表率,自觉地探索创新。表现在中层领导身上,就是自觉地筹划工作,自觉地提高执行力,自觉地把握全局,自觉地去做正确的事。要实现这一切,核心就在阅读上。

    为了将之具化,我在学校里推行“行为文化建设”,也就是校长、教师、学生通过行为感染、言语感染和思想感染,达到精神上的某种“共振”或“共通”,我通过举办读书节、征文比赛、读书沙龙、晨会读故事、读书漂流、开放式读书馆等组织形式和激励手段,让“读书”这种“软实力”变成“硬通货”,成为师生也好、管理层也罢,人人都可以自觉地感于心、察于言、敏于知、施于行,人人都可以将对当下生态的戾气、异见、委屈化作更高层面的对“理想国”的建设。我所主张的读书,以及学校文化建设,绝不是一种是非不分、良莠不辨、麻痹神智的心灵鸡汤,而是某种怀有哲学气息的立人之业和立德之功。也许,我们每个人都不能最后做到这一点,但心里怀着既远在天涯又近在咫尺的理想,这种有心跳、有生机、有魂灵、有指望的教育生活,真好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